51VR李熠:VR/AR陷入寒冬 51VR却在扩张

人物 2016-11-12 476

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,51VR的CEO李熠做了近40余场VR行业演讲,平均每月出场2次,为合作伙伴站台近百次。最近半年,这项数据减半。随着行业投资的谨慎,VR/AR面临资本寒冬,行业领头企业的暴风魔镜已裁员近一半至300人,作为一家小型创业公司,51VR的团队却达到180人。“现在是技术储备的春天。”30岁的李熠很骄傲他的团队仍有能力扩员。“用最高薪找最好的技术员。”李熠说这话时带着一点桀骜不驯。当然,他有这样的资本:八年职业生涯,从地产众筹转为VR,从团队管理者到创始人,李熠带着他的团队通过VR垂直行业的结合,实现了VR规模化商业应用,站上科技“风口”,先后斩获互联网创新实践“精瑞科学技术奖”、Htc Vive“最佳VR行业应用大奖”等多个重要奖项,经过两轮融资1300万美元。51VR的发条很紧,试图用小而快的节奏在行业市场寻找更多出路;花三个月时间搞出一款“Code 51”VR机甲对抗类游戏四处拿奖;而今又准备在AR、汽车、广告、教育方面涉足,并将在年底改名为“51 HiTech”,李熠解释,“让黑科技全面拥抱传统行业。”

一个季度就是一个生死周期 

更名不是转变而是升级

李熠的团队发展很快,从众筹到VR样板间,再涉足游戏等行业其他领域,两年三次易名。

“不担心品牌辨识受影响吗?”记者问。“51(无忧)这个关键词没有变!”在李熠看来,“国内科技发展环境变化快,热点变化太快,每天都在变,要随时根据市场环境及时调整公司路线。一个季度简直就是生死周期,一个月变一次还差不多。”李熠说,但即便经过数次转型,“根基还是在‘VR+房产’。”

背靠“当代”著名的地产大亨, 51 VR在地产领域有强大的资源可以变现。根据对国内VR/AR内容公司的盘点,粗略估计,有28家公司融资超过1000万元,从事游戏和影视行业的公司有16家,涉足房地产以及家装领域的公司只有6家,占比21%。

按照全国房地产10万亿来估算,虚拟样板房行业可能达到100亿规模。现今,“这个行业的开发程度还远远到不了1%。”李熠说。根据51 VR方面的预测,2016年可以完成10000个项目。

虽然这两年的具体利润没有明说,李熠称,通过VR地产的项目,公司已经达到收支平衡。按照一家VR技术性创业公司的行业平均成本月均2万元/人估算,51VR年营收至少达到4000万元以上。

这么大的市场,为什么要转变?

“51VR有186人,70%是底层技术人员,其中有22个工程师专注房地产。”李熠解释,在VR底层技术夯实后,“后面的VR+行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每一次更名都是业务的扩展,所以我们不是转变,是升级。”

敏感度高、善于资源整合

这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

在竞争对手指挥家VR的CEO曾子辕看来,“李熠对新科技的敏感度很高,资源整合的想法很深,营销能力很强,是值得我学习的地方。”

敏感度、资源整合,这样的特质就注定李熠不会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。

建筑工程专业毕业的李熠,2008年加入当代置业,24岁即成为第一商业总经理、第一资产CEO,是公司最年轻的高层。

2014年10月,李熠去了一趟美国硅谷,“因为当时Oculus被Facebook收购了,我想去感受下,这家公司到底有什么牛的。”第一次体验VR,李熠立即意识到这是机会。

他随即将这一技术引入自己的地产众筹平台“无忧我房”,将两者相结合,并迅速去掉“众筹”的标记,专注VR。

在李熠看来,房地产领域已经相当成熟,有很多行业大咖级别的公司存在,然而刚兴起的VR领域短时间内很难形成独角兽。但是,将两个行业结合在一起,便有机会创造出更多的可能。

赶上VR投资风口,51VR融资消息一茬接一茬。随着资金的充裕,51 VR在房地产项目上实现快速突破,先后成立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硅谷、特拉维夫以及欧洲等研发中心。

如今,在李熠最新的规划中,51VR将尽量甩开“51VR是做VR样板间”的印记,将搭建游戏、汽车、教育、人工智能(AI)、大数据处理等多业务综合生态体系。最近,51VR一款帮助客户自己动手实现VR内容制作的应用正在筹备中,预备明年上线,取名“51 Creator”。

“51VR要做的生态,最简单的解释,在能力范围之内,还能用自有资源做点别的。”李熠说。

“我从来不用性价比高的员工”

其实,51 VR刚进入VR房产这个领域时,不太乐观。李熠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从业人员稀缺。做游戏出身的大牛们对房地产行业是不感兴趣的,让他们跨行业进入房地产需要长时间的沟通。

“最初的20个技术人才挖的,费了不少口舌,通过讲解公司的发展路径等方式使技术大牛们加入公司。”李熠说,后面的招人就靠口碑传播了。

直到现在,寻找人才,是李熠认为最重要的工作。他主要忙“三件事”:“一是人,核心员工是无价的;二是正确使用钱,管理融资;三是定好大战略。”

“我从来不用性价比高的员工,要找就找最好的。”李熠常常会因人设岗,带着新一代的创业家“任性”的特征。“发现人才,不管,先挖进来,再根据这位员工的特点安排事物。”李熠说,他曾经“追求”一个候选人超过半年,半夜 12 点跑到对方家里长聊至凌晨。
进入VR游戏领域就是这样一个无心插柳的作品。

2016年10月,被称为VR圈“奥斯卡”的VRCore VR游戏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,最重要的奖项之一——最佳游戏作品给了《Code 51》,让观众惊奇的是,前来领奖的51 VR团队说:“这个游戏只花了3个月。”

这是李熠的得意之笔,“我们原本不想做游戏,但能展现实力,也是一种PR(公关),吸引更多人才。当然,游戏还可以提升底层技术,在VR+其他方面上,底层技术可以直接拿来用。”

“找人和创业一样,要发现对方的痛点,然后去帮他解决这个痛点。”对他来说,只有找人这个事情他可以不论时间不管地点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。

有一点是51VR员工感觉比较爽的。“公司有期权,但从不拿期权这种事诱惑人,是实实在在的给足够做事的薪酬。”一名员工称。

“51VR的目标很清晰:找ACE级别人才、快速反应、不抱怨、全身心投入。”李熠说。

“VR房地产盈利是去年的20倍”

2016年下半年,伴随着“资本寒冬论”,VR+房产的热度也不如上半年,很早就有人指出“VR样板间是噱头”,“购房者不会因为VR样板间做得好就买房子”。有一种声音认为51 VR此时推出了游戏《Code 51》,还不是水平一般的作品,背后动机令人生疑。

“我解释过很多次,我们不是转型,没有转型,而是多方面发展,全线作战。房地产市场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,当然要继续挖掘。”李熠再次透露一个数字,“今年51 VR在房地产方面的盈利是去年的20倍。”

“那些说看房是伪命题的,都是只站在评论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。是不是伪需求得看有没有人愿意为之买单——我们现在的业务量已经被证明了,有人愿意掏钱,那怎么能说是伪需求呢?”李熠说。

对待VR+汽车这个行业也是如此,51 VR做的Demo,能让体验者拆开或抓取汽车的每一个零件,还可以通过手柄变换汽车的配色、配饰、轮子的装饰。如果市场能够接受,则有望成为51 VR团队另一个当家项目。

“对待VR 不极致不罢休”

在51 VR的微信号中,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话是:“我们对待VR的态度:不极致不罢休。”“这也是我们敢继续扩展业务的根本原因。”李熠说,“不管是VR+哪个细分领域,内容体验必须尽全力做到‘极致’,并且要不断优化。VR不像手机,用不起苹果可以用国产,VR是用户但凡体验过好的,就回不去了。越往后,体验不佳的内容就越难生存,不是市场率多少的问题,是存活与否的问题。”

“保持极致的用户体验”是李熠对公司产品的要求,“这不是高要求,而是基础要求,说得再夸张一点,是从业‘及格线’。”言下之意,这些进军的领域并没有太强的竞争对手。

这份“傲气”和对“极致”的追求大概来源于他的偶像——马斯克,“他是工程师思维,工作表非常详细,很酷。当时特斯拉快倒闭了,他把房子卖了,全情投入。他不是追求财富,而是真的想做成这件事。”李熠说。

关于VR这个行业,他也有更大的野心,“我们会做成VR SAAS平台的模式,提供通用的制作平台,房产、汽车、医疗、教育等领域的设计师就可以通过这一平台来开发 VR 内容,将内容生产极简化。它还可以成为一个交易平台,这个交易平台不仅仅售卖房产,还售卖房产相关的服务,甚至是汽车。”

李熠希望别人评价自己或公司“很酷”,“用VR建立一个更有意思的世界,未来青年人都会使用VR和AR设备进行社交、购物、学习,这不是件很酷的事情吗?”

也许这是太遥远的未来,为了这个很酷的理想,李熠带着团队在做一步一个脚印的事:两个月后,51VR又要开发布会,宣布它新一轮的融资额度及“升级”战略,在“VR寒冬”的背景下,开始新一轮闯荡。

加载中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