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co小鸟看看CEO周宏伟 小鸟春风自来

人物 2016-11-28 523


2016年的初冬,位于北京北四环的Pico总部温暖如春,两层楼的办公区,总体面积近3000平方米,不仅可以容纳将近200名员工,还有一片很大的活动区域,以及12间采用星座命名的会议室,入口处有一块大屏幕,反复播放着一体机Pico Neo的宣传片。在“天秤座”会议室中,小鸟看看总裁周宏伟透露,投资寒冬带来的温度变化Pico自然有所察觉,但是作为一家以技术和产品为主导的团队,反倒可以潜心研究产品,这个冬天 ,Pico这只小鸟正在孕育力量。

外部环境瞬息万变 Pico专注一体机

如果把青岛、北京和美国的工作人员都算进去,Pico是一个超过280人的初创团队。在同体量的VR公司中,Pico在VR行业负责的领域却很“单一”,没有所谓的“VR+”,也不会过度强调“大生态”、“平台”等概念。 

“会不会担心涉足领域过窄,不够多样化?”记者问。“Pico擅长的就是技术研发,仅仅是研发人员就差不多200人,市场营销只占了很小的比例。”在周宏伟看来,“虽然外部科技发展环境变化快、热点多,但作为硬件厂商而言,这是用户体验的最初载体,产品必须有一定深度。”

来自2016年年初的不完全统计显示,Business Intellligence 曾预测2016年全球虚拟现实软硬件的产值将达67亿美元,2020年会增长到670亿美元。IDC则预测,2016年我国虚拟现实设备出货量将达到48万台(实际上,仅今年“双11”的VR眼镜销售就远超过了这个数字),同比增长476%,行业迎来爆发增长。

如果按照预测的数值计算,VR硬件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如此大的市场,Pico自然要深耕下去。根据Pico的计划,下一步将继续完善一体机的功能,让一体机能够更好地完成交互,提高产品显示效果,佩戴更加舒适,多方面提升用户体验。

技术团队的硬实力 由乐视头盔进军VR

Pico对技术的专注,来源于团队的基因,他们的核心成员来自歌尔、华为、诺基亚、索尼、IBM等知名公司。

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周宏伟,曾在歌尔声学工作了近十年,主要在青岛负责硬件研发团队。

2012年,周宏伟接触到了虚拟现实硬件设备,立刻察觉到这会是未来新的沉浸式显示器,传统行业的技术能在这个新的领域中有所作为。

另一方面,歌尔声学的工作大多是为国际品牌打造产品,帮助客户做品牌。而周宏伟也想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。

周宏伟随即离开歌尔声学,组建了自己的团队,基于在歌尔声学积累的人脉关系和技术实力,Pico首单就和乐视合作。“Pico进军VR领域从乐视超级头盔开始。”周宏伟说。

2015年4月,乐视超级手机发布现场,乐视总裁贾跃亭公布了最后的“彩蛋”——乐视超级头盔。实际上,乐视超级头盔的研发和技术都是由Pico主导。

在周宏伟看来,Pico作为初创品牌,和乐视的合作,可以提升品牌的认知度,也是团队组建后,第一个比较成功的试水作品。

用创意弯道超车 提出首个“分体式”概念

其实,Pico进入VR这个领域,并不算早,除去和乐视合作的眼镜盒子,Pico直到2015年底才发布自己的 VR 头盔——Pico1。显然至少在时间上已经落后了先行者一大截(暴风魔镜2014 年 5 月决定进军 VR,4 个月后便推出了第一款 VR 产品)。

然而,Pico在创新上实现了弯道超车。“一体机”这个概念,国内知道的人不多,外国根本没有,Pico提出的“分体式一体机”,更是史无前例。

“当时团队在讨论的时候,我们想要一个佩戴舒适、使用方便、体验相对完善的设备,不想把电池、芯片等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头上。那个时候交互方式没有很多,VR设备都需要手柄,我们就想,反正外设是必备的,为何不在手柄上做文章,于是就把芯片等重要零件放置在手柄里。要解决发热、重量、续航等问题,分体式是一个好的尝试。”周宏伟说。

目前市面上的一体机,只有Pico采用了“分体式”的设计,也正是这样的创意,使得一体机头盔的重量能够控制在300g,而且能够保证VR设备对延时、刷新、清晰度等方面的要求。

做技术的开始谈合作 高通成合作伙伴

在研发一体机时,由于帧率一直上不来(60 帧都达不到),显示效果不好,周宏伟意识到必须采用一款更好的芯片。“于是通过各方面的人脉关系,找到了高通负责VR的人,向他们阐明了Pico的意图。”

在目前的手机市场,高通的骁龙820无疑是最强的移动芯片,移动设备必须要达到与目前旗舰智能手机相仿的配置才行,所以VR设备优先考虑的是高通这类高性能的芯片。

目前市场上的VR一体机都还是属于入门级的产品,在芯片性能上相比高通、英特尔、三星、NVIDIA的芯片方案还是有一定差距。Pico在初创时期就能和高通达成合作,周宏伟认为是Pico明确的产品信息打动了对方:“按道理,高通不会给初创企业做品牌,选择我们,本质的原因是喜欢我们的想法,在那个时间点能提出来很清晰的想法,比如多少分辨率、信号如何传输等等。当然高通也想找个合作伙伴,告诉市场高通也要做VR平台。”

周宏伟形容自己的性格比较温和,在歌尔声学工作时往往会在产品定义、概念设计等早期阶段便会介入到项目中,同时包括研发过程,这段工作经历中积累了十分宝贵的硬件实战经验,但面对消费者和合作伙伴,还有些经验不足。和高通的沟通过程中,周宏伟也自问过:凭什么让别人相信你?答案是:“尽全力,用本意的想法打动对方即可。”

VR寒冬就是洗牌 专心“打铁”以抗寒

2016年前半年,Pico举行了一体机发布会,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CES ASIA展会和CJ。

即使在貌似活跃度下降的下半年,京东发布了“双11”当天VR设备的销售数据,销售金额排名前十的名牌中,Pico位列第六;在销量的排名中,Pico则进入前三名。

实际上,从11月1日至11月15日,Pico旗下产品(不包括手柄、手机盒等配件)在京东和天猫双平台销售额达到了一百多万。

对于这场营销大战,Pico已经准备了一个月,他们配合电商平台的要求,在京东、天猫平台上做引流和曝光,同时还要保证11月12日当天及时发货。

“我们市场部门有预估目标,两家平台各占50%。天猫额外的还有终结者版的众筹认购活动,大概卖出500万,我还是很满意的。”

然而,市场的整体外部环境并不乐观,不少媒体称国内VR行业迎来了“寒冬期”,很多公司都在转型或者裁员中坚持,最终没有撑下来的就只能关门。

周宏伟也承认外部环境的影响,但也指出Pico要坚持自己的事情。“冬天很冷,一些合作伙伴会受到市场的冲击,但不会对市场有太大影响,我们有自己的长期目标。”

闲时会读历史书的周宏伟,从古人的文字中,认识到一个有巨大机会的行业,存在波折是必然的。

对于一体机这样的产品形态,周宏伟始终认为移动端是未来,将来VR眼镜会精简化,可能只比墨镜大一些,依靠手机都实现不了的,现在的一体机就是在为未来做技术积累。

周宏伟透露,下一代一体机将会在明年推出,升级版的产品会在互动方面有大的提升,并在2018年实现一个更加乐观的企业专业和前景。为了能撑到后年,周宏伟带着团队一步一个脚印做事:明年1月,Pico将带着新研发的产品,到美国CES展会上参展,同时,也将进行A轮融资。在“VR寒冬”的背景下,迎接新一轮挑战。

Pico,中文名“小鸟看看”,这个词在西班牙语里指的是一种羽毛鲜艳的小鸟。另一方面,Pico是长度单位,10的负12次方,非常精确的数字,意味着产品也要非常精细。Logo也是基于这种概念做的,像鸟,也像小孩的脸,代表美好。“打造健康、科技和美的东西”,这是Pico的企业文化。在经历了VR在2016的起落之后,这只小鸟更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,铁血丹心,春风自来。



加载中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