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VR体验一回难民生活 这是一个好主意吗?

行业 2017-02-06 670

还记得虫(公众号丨vrwormhole)之前推荐过的描写叙利亚难民的BBC VR新闻纪录片《We Wait》吗?(详见2016年12月16日图文,链接http://dwz.cn/5dT10g)看完后你们有什么感觉?同情难民吗?希望他们顺利登陆希腊吗?

VR内容能否改变世界?

很多人正在实践,无论是使用Oculus理解流浪汉,或是在众筹网上发起众筹,都是希望通过“同情和同理”来帮助这些人,避免无谓的暴力。

VR确实是“产生共情的机器”。

也许它可以用来使我们关心并帮助一些群体,如难民,无家可归的人以及身体和精神障碍者。

国际救援委员会最近在纽约市募捐活动中,让人们排队使用VR头显去体验黎巴嫩难民营的物理环境。

执行制片人说:“我们不能把捐助者或人员带到现场,但我们可以把环境带给他们。这是VR很棒的一点;我认为,对于慈善机构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工具。”

说白了,就是用难民营的“惨”,号召人们多捐款。

但是,“卖惨”的行为已经受到质疑:这或许是不明智的做法。

不是说无效,而是不明智。

然并卵,人工模拟的效果一般

这些模拟都会带来一些不太舒适的体验,就像是男人要体验分娩疼痛,健全者体验失明者的生活。

VR并不能帮助你去了解一个难民,或去体验无家可归或残疾人的感受是什么样的。

作为难民,真正可怕的不是难民营的景象和声音,而是被迫离开国家的无助感、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的恐惧和焦虑和对未来不可知的惶恐。

人工模拟的真实情景一定存在差别。

电影《萨利机长》就说过,通过计算机和人工模拟出来的应急措施,一定不会是真实的突发状况的真实反映。

你不能由一次几分钟或者几小时的体验去了解几个月、几年的感受。若你想去理解他人的生活,除了身心投入,不然没有其他更适合的途径了。 

有可能变成政客的工具

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保罗·布鲁姆(Paul Bloom)近期写的一本书曾探讨了这个问题,他认为当人们看到悲惨事物时,会产生同理心。

同理心和同情心不一样。

同理心(Empathy)和同情心(Compassion)的区别是:

当你切实感受到别人的痛苦时,你就会经历同理心;

当你在乎某人,并希望他们的痛苦消失时,你就会产生同情心。两者可以同时出现。

这两个定义有点相似,区别在于是否切实去感受他们的痛苦。

根据耶鲁大学布鲁姆教授的观点,关心别人是好事,但时常去感受他们的痛苦会有不好的一面。

同理心更有可能会让我们“误入歧途”。

VR的特性确实能够激发人们的同理心。

特朗普最喜欢的一个例子:想象一台机器让你感受到某人被无证移民袭击的情形,你会对这名受害人产生同理心。

但不难想象任何一方都可以利用同理心。特朗普作为政客,就是利用了这一点。特朗普的优势之一是,人们认为他更真实,能够使人们产生更多的共鸣。 

所以所谓的“我们有更多的同理心,世界将会变得更美好而我们也会做好事”这个论题是不正确的,当你站在难民一边,对难民产生同理心,当地居民就会受到潜在威胁;如果站在当地居民一方,国际人道主义就不存在了。

理性的人主张专注于理性而不是同理心。比如要发动一场战争,不应该是本着帮助弱小或同情他人的出发点,而应该是战争的成本是什么,能得到什么好处。

当然,这位耶鲁的教授持有这样的观点,目的很可能是抨击特朗普的,认为特朗普能够获胜,就因为人们不够理性,而是让情感占了上风。这里面也有教授的立场。

再回到BBC的VR新闻纪录片,电视台似乎从中立的角度反映难民生活,然而没有绝对中立的新闻机构,而且有可能被对难民持有开放态度的政客利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