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bitBerg杨坤:一个创业者的“疯狂”生长

人物 2016-08-01 419

2016年7月1日,bitBerg(妖灵妖科技)在北京举行发布会,推出VR线下解决方案。

它的创始人杨坤是典型的技术男,白衬衫、牛仔裤,搭配一双三叶草“贝壳头”,毫不在意地使用不文明的“三字经”口头禅和网络用语,信心满满地认为bitBerg的产品将来会傲视群雄。

杨坤出生在江苏宿迁,打小酷爱研究小发明,父母曾经以为家里会出一个学究型人物,他会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学教授,谁知他不顾父母反对,半路休学,跑回国内创业,熬夜写代码、找资金、联系合作人。

杨坤不像众多创业者一样,不只为证明自己的技术在尚不成熟的VR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,而是对VR有自己的理解并定义它。

1989年出生的杨坤创业史不短,从南京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,再到北京;从街舞、乐队到互联网产品,再到虚拟现实沉浸方案,成功的如他初步开拓了“蛋椅”在澳大利亚的市场,失败如某一款APP产品拖沓了一年最终夭折。

年轻的创业者,在国内并不少见,杨坤的经历也算不上惊人的成功,但从求学到创业之间的性格改变才是理解他的关键。

澳洲“蛋椅”   牛刀小试  初识市场

2009年,杨坤的父母开车送他到了南京,他坐在副驾驶上,抬头看着“南京工业大学”的门牌,也曾按部就班地规划过这四年的学习目标。

杨坤的专业是信息科学与工程,大一大二时,他忙于参加科协、乐队和社团,无暇顾及学业,导致连续挂科。

刚进入校园,杨坤最喜欢的是“搞乐队、社团、泡妞”,乐队是摇滚风格,社团则和迈克尔·杰克逊以及街舞相关。

当时南工大的社团,大大小小不下几十个,“MJ舞协”成立的时间不长,在众多社团中也不算主流,却生生让杨坤弄成了盈利性社团。在同龄人依然忙于课程时,他就展现了商业头脑。

杨坤是个闲不住的人,总会琢磨着有趣又赚钱的方法。大学毕业后,他去澳大利亚留学,注意到Oculus,后来发现了“蛋椅”这个新奇的玩意,就想着把它们弄到澳洲去。

2016年再看“蛋椅”,VR行业内人士总会嗤之以鼻,但不可否认“蛋椅模式”是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,所以在2014年年末到2015年年初,杨坤认准了这个市场,弄了几台“蛋椅”放在澳大利亚一所有名的商业区内。

“蛋椅模式”给了杨坤一个认识市场的机会。“很多理论不去实践的话,不会知道市场反应如何。老外体积大,哐哐往蛋椅上一坐,把我机器都压坏了。后来学聪明了,知道要在承重上下工夫。回头客也是问题。”

在“蛋椅”上小试牛刀的经历,最终成了引导杨坤进入VR创业领域的引子。

打工“夜校”   数月磨炼  重塑性格

杨坤从大三退出“娱乐圈”后,便参加组建了校内网络工作室“MARS”,各门课程也有了很大起色。

这些荣誉和他获得的有关社团的奖状被留在了宿迁。在宿迁老家中,有一张“杰克逊研究协会社长”的名誉证书,证明他在社团活动中的荏苒岁月。

这些奖状记载着杨坤学生生涯的荣誉,杨坤却把它当成一场需要拯救的回忆,因为在社团和乐队中,杨坤最后收获的是“自我厌恶”。

杨坤形容自己个性强烈,以自我为中心,在乐队中搞“一言堂”,所以他任队长两年,队员连续换了两茬。

2013年6月的毕业季,杨坤没有出国,推掉offer,他跑到家附近一个三线城市的小餐馆,打了十个月的工。他在这里进行了另一种自我教育:花了十个月时间,读了一个“性格塑造”的“夜校”。

小餐馆的服务生都处在社会底层,没有上过几年学,脾气暴躁,“一言不合”就动手,杨坤作为一个大学生,一开始非常不适应。“和同学、老师的交流方法在这里根本行不通,弱肉强食,丛林社会,你不比别人强势,就会被欺负。”杨坤展示了他右手手掌上三厘米左右的伤疤,那是在和同事起争执时,被厨房钝器伤到的。

更加颠覆杨坤认识的,是小餐馆中自成一体的等级体系,员工似乎毫无尊严可言。“老板让我去清理顾客的呕吐物,没有工具,他让我直接用手弄,那段时间让我感觉被生活‘轮奸’了。”

杨坤回望当时的心情,里面不仅有挫败感,还让他发现生活远不仅仅是写论文、学英语以及和同学玩闹。

但他迅速适应了小餐馆的生活,同事喜欢玩狠的,那他就比他们更狠。“那时候我经常谎称我背后有很多老大,让他们不要惹我。”

90天能让人形成习惯,十个月则足以磨平杨坤身上的棱角,他变得不那么自我,懂得替别人着想,以前“得罪”过的同学,他一一道歉,也获得了原谅。

打工阶段到了尾声,他成了领班。

留学“逃兵”   休学回国  潜心创业

十个月打工结束后,“洗心革面”的杨坤进入澳大利亚伍伦贡大学留学。他似乎又回到了大一大二的学习状态,他依然不是甘于寂寞的“坐穿实验室”的类型。他兴趣很广,机器人、AI、大数据等都研究过。

在导师卡蒂娜·米歇尔眼里,杨坤有天赋而且努力,她邀请他进入伍伦贡大学最重要的基础设施研究所。

决定做VR之前,杨坤的研究课题是“推特数据对大洪水的监控”,“雅加达地区有一半时间在发洪水,看似不相关的推特,实际上可以获得洪水走向和流量的数据。比如有用户发送‘今天可以去打篮球’,那么就可以判断,他所在的地区是没有洪水的。根据庞大的数据,我们建立数学模型,就可以跟踪洪水的走向。”这套系统后来还被雅加达相关部门采用了。

卡蒂娜非常看好这个学生,也放心让杨坤在读书期间做各种创业实验。

杨坤曾经做了一款基于LBS技术的APP,现在交给了朋友,仍在运营。虽然没有取得商业上的成功,但仍比同类产品有优势。

时不我待,这是杨坤在多次创业中总结的经验,这趟虚拟现实的列车,他说什么也要跟上。

卡蒂娜·米歇尔仍记得杨坤和他提出要休学回国创业的那一刻,她感到非常吃惊,也不太认可学生的想法。她拿出一切能够诱惑多数学生的条件:帮忙申请绿卡、每年可以拿到一定数量的经费、毕业论文可以冲击《自然》杂志,当然,“作者署名”一列会有杨坤的名字。

杨坤也曾劝他的同学一起创业,但这名同学最终选择了国外学府的高等文凭,而这些对于杨坤来说,不是最重要的。

某种意义上,杨坤从上大学起没有改变过:大一大二时对基础学科不感兴趣,那就不学;大三喜欢上专业学科,就拼命努力;想要出国留学,就花了一年时间恶补英语;喜欢虚拟现实,那就去做吧。

也正如卡蒂娜的建议:时机是一切,市场的先发优势很重要。

合作“伴侣”  展会相遇  志趣相投    

2016年3月,第十二届TFC全球移动游戏大会暨智能娱乐展正在举行,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门口,来自南京的VR企业睿悦的展台很拉风,这个占据了十平米左右的展位,中间放了一个“VR坦克”,旁边还有一整面炫酷眼镜墙。

当时的娄菲作为一家VR公司的创始人,也来看看同行的动态。在睿悦的展位前,但他注意到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有一间小黑屋,简陋的字体写着“空间定位技术”。

当时的VR圈,整体的空间定位技术还不是特别成熟,较为知名的只有美国的The Void主题公园,传闻这类主题乐园将在中国开业,然而到现在依然没有见到非常成熟的方案。

娄菲对“空间定位”很敏感,尽管坦克造型的VR游乐设施很抢眼,他还是注意到了小黑屋。一进屋,他就看到一个瘦瘦的年轻人正在摆弄设备,便上去和他攀谈起来。在VR公司有四年从业经验的娄菲通过与杨坤的交流,了解到这是个极具底层技术研发能力的团队。

后来娄菲成了bitBerg的合伙人,杨坤正在寻找一个懂市场的,娄菲的出现,让他眼前一亮,“思路非常清晰,而且很有理想,三观相符。”

但那时娄菲有自己的公司,杨坤便以“请教市场问题”为掩护,谨慎地“套近乎”。未确认恋爱关系的男女,总是小心翼翼地琢磨着进退,杨坤形容那段时间和娄菲的关系,就像是“谈恋爱”一样,你不说我不说,但是对方心里想什么,大概都清楚。杨坤见时机成熟了,邀请娄菲担任公司合伙人,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。

杨坤作为bitBerg的创始人,又是技术男,对公司核心人员的挑选非常上心。在7月1日发布会上展示游戏的两名技术人员,其中一位亦是休学创业,回国做过《坦克世界》运营。另一位来自硅谷某著名游戏公司,是天赋型游戏大拿。

打造“冰山”   叛逆+谦逊   品质+情怀   

bitBerg,是杨坤公司的名称,杨坤认为这就是由众多“0”和“1”组成的冰山,虽然从外部看,只能看到一个小尖尖,海洋之下却是庞大的冰山体——这寓意着公司深藏不露,坚如磐石。

杨坤选择从南京出发,昔日的同学、学长都给了他最大的帮助,从人到钱。

7月1日,bitBerg首次在公众面前亮相,发布会前夕,杨坤和娄菲依然在修改PPT,根据他们对自家产品的理解,既要隐晦地和友商拉开距离,还要能展现bitBerg的领先之处。

bitBerg的成立时间不长,他们用三个多月的时间打造了两款初成规模的VR游戏,以及一套包含力反馈穿戴背心、背包主机、可以与Vive手柄组合的炫彩枪在内的VR沉浸解决方案,以及完全开放于B端商家的计费管理工具。

发布会结束后,娄菲称,两个星期之内,整套方案已经订出去十几套。杨坤无疑是高兴的,他目前的工作更多是找钱,找人,研发下一代秘密产品。

现在的杨坤还有“偏执”、“孤傲”的一面吗?

卡蒂娜透露,在共事过程中,他总是说“我和同事希望做某件事”,而不是“我要做某件事”。

在娄菲看来,杨坤外表非常谦逊,骨子里依然有一种劲,“具体是什么我说不好,就是给人的感觉他做事非常执着,而且不太会因为外部原因打乱自己的计划。”娄菲说,他会因为不看好一位老板的产品,而拒绝了近在眼前的入股、上市机会。

杨坤看似处于一种矛盾之中——一方面他有点叛逆,很少为他人所动,对待产品像乔布斯一样严格,同时还多少保留着少年时代留下的“偏执”;另一方面,他又展现出一种谦逊、易相处的品格,他会在娄菲上台演讲之前,细心地将他微皱的衬衫抚平。

“我内心比较喜欢乔布斯,近乎变态的执着;如果上台则欣赏罗永浩那样的,这两者一点都不冲突,强调产品的‘品质’和‘情怀’,我希望bitBerg也会是这样风格的公司,以后注定会以一款现象级产品爆发。”杨坤说。

加载中

微信公众号